您当前的位置 :新疆人大网 >>

访惠聚第5期
信息来源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3-27


5期


人大常委会机关“访惠聚”办公室        2019年2月28日


带着泥土味的巴什库其村第一书记

—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机关驻叶城县依提木孔乡

巴什库其(27)村工作队


徜徉在依提木孔乡巴什库其村的小道上,道路笔直户户联通,驻足2000多平方米的村民休闲广场,林带、花圃簇拥周围,干净而整洁,95盏太阳能路灯伫立在村子四个小队主干道路旁,夜幕低垂,盏盏明灯照亮了道路也照亮了村民脱贫致富的心路;食用菌卫星工厂拔地而起,配建设施到位后即可实现菌棒工厂化规模量产,保障叶城县近20万菌棒订单供给;600立方米保鲜险冷库已经接火运行,农户不再为瓜菜滞销贮藏保鲜而犯愁;两条曾经垃圾成堆、污泥熏天的臭水沟全部覆土绿化和硬化,转眼整理成了街心花园和停车场;80座双拱大棚井然有序地在全村铺展开来,菠菜、恰玛古、油白菜长势喜人,承载了村民发家致富的新希望;绿银农民专业合作社就地解决30多人就业,村民在家门口就能打工赚钱;66户贫困户已经享受到了庭院整治和庭院经济项目带来的巨大变化。

这个冬天,巴什库其村的村民们都没有闲着,多少年没有整理出来的土旮旯院子都整理出了小果园、小菜地,只待春暖花开时换上“新衣”。


一年来,村子的变化很大,村里的第一书记----刘志远带领大家一项一项地抓,一家一家地落实,一点一点地改变……

2000副架杆,两周时间,80座大棚拔地而起

在巴什库其村几乎家家户户的后院都有一块荒废老果园,前些年改造过,村民们主要种植一些低效的玉米粮食作物,有的干脆就成了荒草地。


在刘志远看来,这些大大小小的果园,一定有它的价值所在。于是在一次三结合大会上,刘志远讲了一个多少时,动员村民们发展大棚农业生产。起初,村民们都抱着观望的心态,谁都不敢迈出第一步。

刘志远似乎看出了他们的心思,没过几天,他就租了两辆大客车,组织了80多个村民前往尤喀克加依提勒克(12)村、库木艾日克(14)村观摩学习大棚农业生产。这次,刘书记没有讲道理,他只是带着村民们到处走走看看,当地农户则变成了刘志远的“发言人”。

在尤喀克加依提勒克(12)村,当听到一位农户承包了7分大棚地,一年种两茬大白菜一茬时令叶菜,一个棚的收入近万元时,80多位村民一下子炸开了锅,坐不住了。“要知道,在收入问题上村民们多多少少还是会掖着藏着点的,实际收入一定会更高。”村民们小声嘀咕着。


观摩结束回村的路上,就有不少村民向刘书记提出了种植大拱棚的想法。而村里没有大棚项目,刘志远就干脆把管项目的领导请到村子里来,汇报工作、查勘现场、规划项目……

短短一个月后近2000副拱棚架杆就运抵村子里。7月是酷暑难耐的时节,也是大棚安装最紧张的时候,刘书记也光着脚丫子、抡起坎土曼,和农民一起打梗起垄固定棚杆。为了节省时间,他干脆把晨会搬到了地头开,要求“访惠聚”驻村干部全部下地劳动。忙起来的时候,他身上的衣服湿了干、干了湿,斑斑汗迹在衣服上画下了一道道白色的“地图”。

经过两周时间的搭建,80座大棚拔地而起。刘书记还从汉族大队请来了菜农担起大棚“技术员”的重担,手把手地交村民们种植技术。


刘志远常说“幸福生活都是靠勤劳双手创造出来的”,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带着村民们这样干的,而搭建起的大棚,也为村里的贫困户们开辟了一条致富之路。


“一棚秋延晚菠菜净赚1500元,是往年收入的两倍多呢!”村里的贫困户亚森·肉孜高兴的合不拢嘴,辛勤的劳作终于换来了丰收的硕果。

如今,巴什库其(27)村的设施农业风帆正举,“2019年,我们村还要新建近80座大小拱棚,着力打造叶城县西南部蔬菜种植专业村。”第一书记刘志远说。

1个多月,500个菌棒,“亚森蘑菇”推动特色种植业

去年夏天的一次偶然机会,细心的刘志远发现叶城县的大小饭馆都没有蘑菇拌面,“是当地人不吃蘑菇还是没有蘑菇?”为了解开这个“谜题”,刘志远做了深入的市场调查,“叶城县市场上的蘑菇基本上都是从阿克苏等地长途贩运而来,而且质次价高,一般的小饭馆都没有蘑菇这道菜,这不正是商机吗?”他说。

刘志远说干就干,为了种蘑菇搞示范,他请来依提木孔乡(14)村玉成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股东杨大明,在村里搞种植实验。没有拌料场地,刘志远顶着近40度的高温,在马路边上拌出了第一铲蘑菇基料;没有高温蒸汽灭菌设备,刘志远就支起油桶做成了简易的蒸汽锅炉;没有农户种植,刘志远找到了贫困户亚森·肉孜,为他无偿提供菌棒,不论成功与否,亚森·肉孜都不担任何风险,而所有收益都能归他所有,于是亚森·肉孜成了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

经过1个多月的努力,去年9月初,500多个菌棒全部发菌出菇,一簇簇、一片片,刘志远高兴地像个孩子,摸摸这个,掂掂那个……

而菌棒出菇只是第一步,蘑菇喜湿但不耐高温,菌棒管理稍有不善就会感染杂菌而减产甚至绝产。尤其到了出菇的关键期,刘志远一天往亚森·肉孜家跑四五趟,看温度、测湿度,洒水增湿促稳产,和亚森·肉孜一起用汗水浇灌出了第一茬蘑菇。由此,巴什库其村的蘑菇得名“亚森蘑菇”。

“亚森蘑菇”的试种成功,吸引了不少贫困户的眼光,克麦尼沙就是其中一员。“我在废弃的空房子里种植了529个菌棒,一个多月除去成本净赚了1100多元。”克麦尼沙说,对于不能外出务工的她,守在家里就能赚到一桶桶金,是最大的喜悦。

渐渐地蘑菇市场变得供不应求,一些菜贩子问讯上门收购,而种植户只需抓好生产,定点交售蘑菇即可。现金给付的交易方式也极大地调动了农户的种植积极性。

为了更好地把这个特色种植业做起来,培育成农民增收的新兴产业,村里决定把一家一户的分散种植变为集中规模种植,2018年底,一座投资近百万元的菌棒厂破土动工,今年3月份就可建成投入使用。

目前,仅叶城县已有近20万棒的菌棒订单,巴什库其村40户贫困户每家都种植1000个菌棒促增收,巩固脱贫成果。此外莎车、巴楚等地的驻村工作队也慕名前来观摩学习、引种试种,食用菌特色种植业就此在巴什库其村扬帆起航。

参观学习,收拾庭院,美丽乡村正在建成

早在去年底,刘志远就多次动员全村村民利用冬闲时间把自家庭院整治出来,计划着等到开春全部种植蔬菜和水果增加收入。


为了搞好庭院整治和庭院经济建设,刘志远多次动员组织农户到周边的示范村进行观摩学习。对一时不理解的群众,他还不止一次登门做思想工作,有时吃了闭门羹,刘志远会对同行的干部笑着说,“这很正常,如果群众的思想认识都能一说即转,都那么容易做,那就不需要我们干部下来做工作了,正因为工作难做,农民的思想认识转变有一个过程,一定要耐着性子一家一家地做细做透工作。”

一头毛驴、五只鸡、一堆烂柴、一院子垃圾是贫困户托合提麦提·阿卡依提家庭院改造前的模样,刘志远带领一小队全体村民利用一整天的时间,把托合提麦提·阿卡依提家1亩多荒地整理出来,为他规划建设了一块菜地、一块果园和一个拱棚。“今年,我要种植200棵玫瑰和樱桃,还有万寿菊,菜园也要全部种上豇豆、西红柿、茄子。”托合提麦提·阿卡依提说,在刘志远和“访惠聚”驻村工作队员们的帮助下,土旮旯院子彻底改变成瓜果园已是指日可待。

庭院整治总是“有人欢喜有人忧”,麦麦提依明·巴拉提的母亲起初非常抵触搞庭院整治和庭院经济,第一次做工作的时候,老人哭着闹着就是不让动院子里的一土一毫,刘志远三次登门做工作都没有做通。后来,刘志远干脆把老人家搀扶到自己的工作用车上,让老人座在最前排,带着老人周边的示范村转了一下午,这让老人很感动,所到村子的农户也很受感动,一个第一书记亲自陪着一个农村老太太看庭院经济,大家都帮着刘书记做起了老人家的思想工作,渐渐地麦麦提依明·巴拉提的母亲思想有了转变。回到家后,她就让儿子把院子里的杂树全部清掉,铲掉玉米,搭建起了一座5分地的拱棚种植蔬菜……


“这个冬天,村里家家户户都在收拾庭院,拆除土坯房、移除枯木烂柴、清扫庭院、规划菜地果园,只待开春遍植瓜菜果蔬苗。”刘志远说,眼神里露出一丝欣慰。

目前,巴什库其村家家户户的菜地、果园、拱棚基本都清理了出来,全村的环境卫生大整治工作全面展开,美丽乡村项目承接工作正在有序推进,一个产业发展、乡村振兴、环境整洁、乡风文明、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正在缓步走来。

“脚下沾有多少泥土,心里就沉淀多少真情”

村里的人都知道,刘志远对驻村干部的要求非常严格,却对基层群众很客气。谁家有红白喜事,都能看见他的身影。此外,他还非常关心困难三类人员家庭,吐鲁洪·麦麦提家的双胞胎小姐妹要过生日了,他提前买好了生日蛋糕,给孩子祝贺生日,给孩子和家人留下了欢愉和美好地回忆。海日古丽因患重病过世,留下三个孩子虽然基本成人,但家庭的变故仍然对孩子造成了很大的伤痛,他一边让工作队队员鼓励孩子振作精神,好好学习,消除失去母亲的巨大痛苦,另一方面,自掏腰包安排细心的工作队员热萨来提给三个孩子购买了鞋子、背包和衣服,让孩子深深地感受到家的温暖,孩子们深知虽然自己的小家已经因母亲的过世而残缺,但是一个关爱他们的社会大家又为他们张开了温暖的怀抱。


村子里只要有急重病人,刘志远的工作用车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并及时送诊;四号地果园的春灌问题、高龄老人麦尼沙·肉孜的房屋整治、酒鬼阿布来提·吾斯曼的转变、吾麦尔·阿皮孜的庭院改造、村委会地坪铺设、俱乐部落地窗帘和全套音响设备的配置等等,都倾注了刘志远的真感情,倾注了他的心血与汗水……谁家有解决不了的困难事,只要符合政策要求,刘志远一定会想尽办法及时协调解决。

“脚下沾有多少泥土,心里就沉淀多少真情”,他总是轻描淡写地说。他,一个来自大城市却心寄基层的好干部,一个让村子旧貌换新颜,自己却总是带着泥土味的巴什库其村第一书记——刘志远。